• 設為首頁
首頁涉僑法規

北洋水師水兵墓 孤懸英國百年

2019年06月20日 15:18   來源:華西都市報   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字號:

  北洋水師水兵墓 孤懸英國百年

  異鄉百年“大清故勇”安葬英國

  1881年,200多名北洋水師官兵在丁汝昌的帶領下到達了英國北部城市紐卡斯爾市,等待接收在這里訂造的“超勇”和“揚威”兩艘巡洋艦。

  在英國期間,山東榮成籍袁培福、安徽廬江籍顧世忠兩位水兵因水土不服去世,被安葬在紐卡斯爾的圣約翰公墓。

  1887年,來自北洋水師的隊伍第二次抵達紐卡斯爾,準備接收“致遠”和“靖遠”兩艦。

  連金源、陳成魁和陳受富三位福州籍水兵在這一次接艦行動中去世,也被安葬于此。

  紐卡斯爾當地學者在《Armstrong's Ships and People 1884-1918》一書中對此有一些相關的記載。

  先去世的是21歲的連金源,30歲的陳受富是在紐卡斯爾醫院里去世的。

  1887年6月6日凌晨4點,接艦隊伍的將官之一葉祖珪率領40人組成的隊伍,在醫院中用白布裹好逝者遺體裝進棺材,同時將他們生前的衣服疊好,放在遺體旁邊,蓋上棺蓋。

  棺木入土后,送葬的水兵們按照中國的傳統習俗,跪倒磕頭,在座墓前燒了一些紙錢。當時醫院的護士還獻上了一對花圈表示敬意。

  六天后,同樣在凌晨4點鐘,另一位水兵陳成魁的遺體也被安葬于此。

  辛亥革命前夕,清末海軍將領程璧光率海圻艦環球訪問,前往英國參加英王喬治五世加冕典禮時,專程前往圣約翰墓地吊唁,并重修了墓碑。

  根據一張早期紐卡斯爾歷史學者拍攝的照片顯示,其中的三塊墓碑上分別寫著:大清故勇安徽廬州府廬江縣顧世忠之墓、大清故勇山東登州府榮成縣袁培福之墓、大清故勇福建福州府閩縣陳金源之墓。

  在墓碑的右側寫著三人去世時立碑的時間,左側寫著重修的時間“宣統三年”。

  海外修繕 為國獻身者應有尊嚴

  自1881年算起,至今已經138年了,從1911年重修算起,也已是108年了。

  100多年的風吹雨打,這些墓碑的現狀已不容樂觀。2016年5月,英國北部華人企業家協會開始籌備修繕工作。這一狀況也引起中國政府的高度重視。

  2016年,中國國家文物局委托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實施圣約翰墓園北洋水師墓的搶救性保護修繕項目。基金會委派北京國文琰文化遺產保護中心有限公司副總工程師張榮作為技術代表,于2016年9月25日前往英國紐卡斯爾對墓碑殘損狀況進行調查評估。

  張榮介紹,五座墓碑中的連金源、袁培福、顧世忠三人的墓并排面對同一墓池,墓碑已經倒塌在地,碑身部分碎裂缺失,另外兩座墓碑歪閃,基礎沉陷,有傾倒的危險。

  五座墓規制一致,由墓碑和墓組成。其中墓碑分為碑身、基座和基礎三部分,碑身背面是灰色砂巖正面鑲嵌黑色花崗巖,碑文刻在黑色花崗巖上。

  張榮說,陳受富和陳成魁的墓,墓碑保存較完好,只需要進行基礎加固和墓池的積土覆蓋。另外三墓的墓碑已經完全倒塌,需要在穩固基礎后,對碑體進行加固、重裝,補配缺失構件,并恢復墓池。

  圣約翰墓園屬于英國遺產體系登錄的2級注冊園林和公園。張榮說,這相當于中國的文物保護單位,因此墓園的修繕工作要符合英國相關的遺產保護規定,整個過程遵循“最低限度干預”與“使用恰當的保護技術”原則。

  “按照英國的要求有很嚴格的程序。”張榮說,“我們只能提出修復要求,其他設計、施工等都是英國的有資質的施工單位來做。”

  2016年11月30日,文保基金會發布了“英國北洋水師水兵墓修繕公募項目公告”。這是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自成立以來,啟動的首個海外文物修繕項目。

  “項目旨在修復已倒塌的三座水兵墓碑、維修保養另外兩座水兵墓碑避免發生類似損壞。”公告中寫道:“一百多年前,墓碑有的倒塌、有的斷裂,急需維修,以示炎黃子孫血脈相承,以予為國獻身者的應有尊嚴。”

  根據公告,預計預算總計47936.26英鎊,約合409797.50元人民幣。

  籌備期間,英國北部華人企業家協會會長戚勇強先后多次與英國當地政府與相關機構探討修墓事宜并前往北京與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討論工程安排。

  在商定好所有細節后,英國當地時間2017年6月21日,墓地修繕正式開工。

  英國北部華人企業家協會全程負責修復過程中的記錄與監督工作。

  檔案發現 屬于中國政府的“飛地”

  在北洋水師水兵墓修繕期間,英國北部華人企業家協會會長戚勇強也在當地尋找相關的資料。

  戚勇強在紐卡斯爾市檔案館查詢了墓地檔案,1887年去世的三人墓地是在當年6月30日,由一名叫“Fong Yah Jang”的人購買。

  海軍史學者陳悅推測:“購買墓地的署名者很可能是當時清政府駐英國使館的工作人員。”

  當時購買三方墓地共花費15英鎊。按照當時的購買力,15英鎊可以買下半棟別墅。

  戚勇強說,此次紐卡斯爾方面還專門出具了證明文件,表明墓地屬于中國政府所有。

  張榮勘察后發現,這五方墓地,墓位于墓碑的前方,在兩側的兩方墓地由三條砂巖石與墓碑基座共同圍合成長9英尺,寬4英尺的墓池,三方排在一起的墓共用一個長9英尺,寬12英尺的墓池。五方墓合計占地180平方英尺,大約為16.7平方米。

  文保基金會理事長曾勵小捷表示,墓地是當時清政府出資興建的,屬于中國政府的“飛地”,是中國留存海外的珍貴文化遺產,由中國募捐維修,可謂順理合情。

  歷時兩年 五方水兵墓修繕完畢

  經過近兩年的施工,五方水兵墓修繕竣工。

  英國當地時間2019年6月14日上午10點半,竣工儀式在墓地所在的紐卡斯爾圣約翰墓園舉行。

  當天下起了小雨,雨花飄落,融入泥土,帶去哀思。

  竣工儀式上,施工驗收單位北京建工國際英國公司通報修繕工程驗收情況,并向中國駐英國大使館代表遞交了竣工報告。

  中國甲午戰爭博物院,中國近代海軍起點所在地福州馬尾區人民政府,多年來一直進行近代海軍歷史報道的封面新聞、華西都市報以及中國近代海軍口述歷史研究中心等代表相關方面發去函信,向守護這段歷史、為該項目付出辛勤努力的組織和華人企業家致以崇高敬意。

  當年接艦軍官鄧世昌的玄外孫葉偉力代表近代海軍后裔向墓地敬獻了花圈。英國東北區女王代表也來到現場,向墓地獻花。

  在儀式現場,還有一位身著戎裝的英國皇家海軍的代表,獻花后,鄭重地向百年前的中國海軍人敬禮。

  中國駐英國大使館公使馬輝在修繕竣工儀式上說,在英中國留學生和僑界積極呼吁對水兵墓進行搶救性修繕,給予為國獻身者應有的尊嚴,幫助中國人民銘記歷史。

  “這是一次中國政府、企業、民間機構以及海內外炎黃子孫通力合作,中英密切合作保護中國海外文物的成功實踐,具有重要意義。”馬輝說,“中國人銘記這段悲壯、辛酸的歷史,就是為了勿忘國恥,勵精圖治,實現民族復興,以便為世界和平穩定繁榮做出更大貢獻。”

  紐卡斯爾市議員特雷莎·卡爾內斯說,希望更多英國人了解這些中國水兵的故事,也希望有更多關于他們的記錄被發掘出來。

  戚勇強說:“百年前,我們被打斷了脊梁忍辱負重,百年后,我們扶起了墓碑揚眉吐氣!謹以此告慰英靈,愿國人莫忘歷史,世代奮勇前行。”

  歷史深處 百年前曾設立維護“基金”

  前期勘察過程中,戚勇強發現,1887年埋葬的一位水兵墓碑的基座上刻著一段文字,再結合其他史料,可以得到這樣一個信息:此墓碑及臨近另外兩座墓碑由“致遠”和“靖遠”兩艦官兵所立。為了給這些水兵墓提供以后持續的維護,一筆款項以托馬斯·哈立德先生的名義投資,他會用這筆錢產生的年息,對墓地進行修繕。

  目前戚勇強正在查找紐卡斯爾的相關檔案,希望能發現托馬斯·哈立德的相關信息。

  此外,據參與1881年接艦的文案池中祐在《西行日記》中記載,即將離開英國時,曾委托英國姑娘Annie姐妹照看袁培福、顧世忠兩位水兵的墓。

  當時,池中祐把Annie翻譯成“意膩”,她是池中祐在英國時結識的戀人。池中祐在日記中,記載諸多和Annie的交往故事。

  根據池中祐當時記載,墓園為“土山一座,皆墓叢也”,“袁、顧兩墓相去盈尺”。

  在離開英國前,池中祐最后一次來到意膩家中。他請意膩和她的姐姐瑪其梨代為照顧兩方墓地。

  “瑪其梨許余他日過袁、顧墓為栽花,蓋英俗禮拜日士女多往墓上栽花,善舉也。”池中祐在日記中寫道。

  在2012年拍攝的照片中,還能看到在陳成魁墓前正開著花的黃水仙。有說法稱,這種黃色的花,它的含義是“給那些永遠不能還鄉的人”。

  還有一種說法稱,這五方水兵墓與墓園中的其他墓碑不同,這五座墓碑都是中式樣式,與當地人的墓碑相背而立,朝著中國家鄉的方向。

  戚勇強向封面新聞記者介紹,經過實地測量并不是這樣的,墓碑的方向是按照當地墓地統一規劃的。

  其實,不管他們墓碑朝向何方,即使在百年后的今天,國人依然會記著他們,記著這些為國獻身者。

  封面新聞記者王國平

【責任編輯:于淇】
中國僑網微信公眾號入口

>涉僑法規頻道精選:

僑寶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信箱 | 版權聲明 | 招聘啟事

中國僑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和建立鏡像 [京ICP備0506715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262] [不良和違法信息舉報]

Copyright©2003-2019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注僑網微信
黑龙江体彩6+1走势图